晉城房產網

 0356-8885356

房產導購一站式服務平臺

買房顧問-房知道
當前位置: 晉城房產 > 晉城房產資訊 > 晉城樓市 > 資訊詳情頁

晉城市人口增長速度趨緩 城鎮化水平穩步提升

發布于2019-05-22 分類:晉城樓市 來源:晉城市統計局

掃描到手機

掃描到手機  新聞隨時看

掃一掃,用手機看文本
更加方便分享給朋友

2018年,在晉城市委、市政府的堅強領導下,晉城市經濟保持平穩發展,全市人口規模繼續擴大,城鎮化水平穩步提升。

  一、晉城市人口發展基本狀況

  (一)人口規模繼續擴大

  2018年人口抽樣調查數據顯示,全市常住人口為234.31萬人,比上年末增加1.01萬人;比2010年的228.03萬人增加6.28萬人,增長2.75%,年均增加0.78萬人,增速0.34%。常住人口總量位居全省第九位,高于朔州市(178.12萬人)、陽泉市(141.44萬人)(見圖1)。

圖1  2018年全省各市常住總人口數  單位:萬人

  (二)出生人口階段性觸頂

  近年來,隨著我國人口年齡結構的變化,已婚育齡婦女人數呈現逐年減少趨勢。根據晉城市衛生健康委員會提供的相關數據顯示,全市已婚育齡婦女人數近幾年呈逐年下降趨勢(見圖2)。受全面二孩政策效應減退和已婚育齡婦女規模持續下降等因素影響,2018年,全市出生人口22513人,出生率為9.63‰,人口自然增長率為4.31‰,較去年分別降低了0.63和0.92個千分點,增長速度趨緩,呈現出出生人口階段性觸頂現象(見圖3)。

圖2  晉城市近幾年已婚育齡婦女人數   單位:人

圖3  晉城市2010年-2018年人口出生率變化情況    單位:‰

  (三)總人口性別比偏離合理區間

  性別比是人口學上關于社會或國家男女人口數量的一種比率,基本上以每100位女性所對應的男性人口數為計算標準。2018年,晉城市常住總人口中,男性人口為117.57萬人,占常住總人口的50.18%;女性人口為116.74萬人,占常住總人口的49.82%。總人口性別比為100.70,低于全國(104.64)、全省(104.12)平均水平,偏離了國際公認的合理區間(102-107)。

  (四)城區人口發展速度加快

  在全市各縣(市、區)人口總數中,城區常住總人口數最高,達50.08萬人(見圖4),人口出生率達11.78‰,人口自然增長率達9.14‰,創近十年新高(見圖5)。人口自然增長率遠遠高于沁水縣(4.75‰)、高平市(3.67‰)、澤州縣(2.65‰)、陵川縣(2.45‰)、陽城縣(1.96‰)(見圖6)。

圖4   晉城市2018年分縣(市、區)常住總人口數    單位:萬人

圖5 晉城市城區近十年人口出生率與自然增長率變化情況    單位:‰

圖6  2018年全市各縣(市、區)人口自然增長率情況   單位:‰

  二、城鎮化進程穩步推進,城鎮化水平不斷提高

  (一)城鎮化是伴隨工業化發展,非農產業在城鎮集聚、農村人口向城鎮集中的自然歷史過程,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趨勢,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標志。在經濟社會穩步發展的帶動下,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進程穩步推進,城鎮化水平逐年提升。2018年末,晉城市居住在城鎮的人口140.32萬人,居住在鄉村的人口93.99萬人,城鎮化率達59.88%,同比提高0.84個百分點,高于全國(59.58%)0.3個百分點,高于全省(58.41%)1.47個百分點,居全省第四位。從2010年至2018年,城鎮人口由116.39萬人增加至140.32萬人,增幅達20.55%,城鎮人口比重由51.04%上升至59.88%,提高8.84個百分點,年平均提高1.11個百分點。

  (二)分縣(市、區)看,高平市城鎮化水平發展最快,城鎮化率達到53.68%,比上年提高了0.44個百分點;其次為澤州縣49.10%,陽城縣48.61%,分別較上年提高了1.36、0.75個百分點;沁水縣、陵川縣的城鎮化率分別為44.66%和43.44%,分別較上年提高了1.49、1.43個百分點。各縣(市、區)城鎮化發展水平呈現明顯的差距,發展進程不平衡現象日益顯現。

  省政府分別于2018年10月17日和2019年1月23日批復同意設立沁水經濟技術開發區和陽城經濟技術開發區,這一政策將不斷增強城市聚集和輻射功能,加快晉城市城鎮化發展進程。

  三、影響生育二孩意愿的幾點消極因素

  (一)全面二孩政策效應減退,二孩生育意愿低于預期。全面兩孩政策是繼“單獨兩孩”政策之后我國人口生育政策的再次調整和完善。但全面兩孩政策實施一段時期以來,育齡婦女生育意愿明顯低于政策預期,新增二孩人口數明顯低于生育意愿。一是大齡育齡婦女生育二孩意愿隨時間推移遞減。2016年,是實施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一年,受年齡結構、身體素質等方面影響,大齡育齡婦女生育二孩多集中在政策調整后的一至三年內,隨著時間推移,大齡育齡婦女生育二孩意愿將逐年遞減。二是旺盛期育齡婦女自身生育意愿不強烈。大家再生育的意愿受生育觀、價值觀和其他社會壓力(包括生活成本、教育成本、就業壓力和婚姻家庭壓力)等影響大,較高的生育成本與高額的教育支出等因素導致的高養育成本,也使得育齡婦女生育意愿下降。

  (二)產科和兒科醫護資源緊缺。生育需求增長與醫護專業人員短缺的供求矛盾突出,醫院出現超負荷“住院接生”現象,產檢人數多,排隊時間長;產科床位不足,產后住院時間被彈性壓縮。在流感高發期,兒科經常出現一床難求的現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生育“二孩”的心理負擔。

  (三)幼兒托育機構尚不完善。目前,0-3歲嬰幼兒的照料主要是通過母親兼職甚至全職照料或者是祖輩的照料支持,以及分散到昂貴的市場化托幼機構實現的。隨著人口老齡化的日益突出,老年人承擔幼兒照料的可能性越來越小,3歲以下社會幼托機構又十分緊缺,生育“二孩”面臨很大思想與社會障礙。

  (四)家政服務市場良莠不齊。隨著生育二孩政策的放開和社會老齡化進程的加快,對家政服務市場的需求越來越高,但由于現階段我國家政服務市場管理尚不完善,家政服務人員水平良莠不齊,導致家政服務糾紛也屢見報端,給需要服務的家庭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與心理障礙。

  四、促進晉城市人口發展的幾點建議

  (一)提供政策扶持,出臺鼓勵生育政策。為了解決二孩生育意愿不足的問題,保障“全面兩孩”政策順利實施,有必要加強家庭支持政策建設,重構家庭支持政策體系,向按政策生育的家庭提供必要的支持和扶助,比如育兒補貼、住房優惠、產假照顧等,提高女性在生育期間的生活生育津貼。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斷探索新的扶助政策,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二)加快發展社會化托育機構,減輕家庭養育負擔。當前3-6歲的學前教育資源存在配置不均衡的問題,優質的教育資源緊缺;半歲到3歲階段的托管服務還處于起步階段。在“優生優育”觀念的影響下,經濟壓力和精力不足成為制約生育水平的主要因素。推進三歲以下嬰幼兒托幼機構的建設,加強月嫂、嬰幼兒看護人員的專業技能培訓,鼓勵和支持社區、社會組織、較大企業共同參與發展幼兒托育事業。消除 0-3 歲托幼極度缺乏的局面,減輕女性工作與家庭照料之間的矛盾。

  (三)優化配置醫療資源,提升服務保障能力。要加強產科、兒科醫療資源配置和婦幼保健服務,提高醫療服務供給,解決生育高峰期和流感高發期,醫院一床難求的現象,適量地增加產科、兒科床位數和醫護人員數量,強化技術人員培訓,提升臨床服務能力,確保醫療服務質量。強化孕產婦與新生兒危急重癥救治能力建設,加強出生缺陷防治力度,確保母嬰安全,降低生育風險。

  (四)加強宣傳教育,營造寬松的生育氛圍。一是營造氛圍,加強宣傳教育,倡導夫婦共同承擔家務,減輕女性家庭精力消耗,關心愛護女性,減輕女性負擔,提高其生育意愿。二是完善生育產假和配偶護理假制度。探索適合不同行業的職業女性生育二孩的孕期假、產假和哺乳假,營造較為寬松的生育氛圍,為充分發揮全面兩孩政策效應打下良好基礎。

以上內容僅供大家參考,最終以相關部門或開發商公布為準,引用或轉載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本頁面所涉內容如存在侵權問題,請權利人與本網站聯系刪除!舉報電話:0356-8885356

在線
咨詢
團購
樓盤
熱門
資訊
新房
一覽
鄰校
樓盤
二手
關注
微信

關注房產微信

獲取更多優惠

华东15选5走势图表